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分類清單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生命倫理篇

★ 愛萬物-生命倫理篇

經歷外婆生病的這一段日子,照顧病人的重擔與心理上的煎熬,想必你和家人們一定都很辛苦,看著外婆接受機器治療的心疼,我想更是難以言喻吧!

其實近年來生物醫學技術的進步,救活了許多可能會死亡的病人,同時也延長了許多臨終病人的生命,不過卻衍伸出一個疑問,這種延長是「延長生命」,還是「痛苦」?這樣的延長是否應該?你所提到的安樂死也就開始引發許多爭議,同樣稱為安樂死,卻區分為自願性與無自願性,積極性與消極性等類別,大部分贊成安樂死的人所抱持的想法是「可以免除家人在照顧與精神上的負擔」,以及「讓病人可以免除痛苦、悲傷、煩惱和解脫」;而反對的人通常認為「生命是寶貴的,應尊重人的尊嚴和權利,病人應有權自己決定」、以及「只要活著就有希望」和「捨不得讓家人死亡,親人會十分傷心」等等,在台灣目前安樂死並未合法化,但你不妨可以思考看看對你而言生命的意義是什麼,以及你會希望家人如何對待你的生命末期。

針對外婆現在的情形,身為家人的你們,也許都還捨不得外婆離開,如果外婆仍有意識的話,不妨利用時間陪外婆聊天,好好的和外婆分享他過去的生命故事,無論是成就、悲傷或喜悅,也可以瞭解外婆有沒有期盼你們能夠幫忙完成的事。國內目前也已通過「安寧緩和醫療條例」,針對末期病人,可以詢問外婆對自己病情的瞭解和感受,如果對於外婆來說,面對持續的侵入性治療或急救,跟你感受到的是同樣的痛苦與煎熬,則外婆可自行選擇是否簽訂同意書,讓自己能舒服、安靜且有尊嚴的離開;而如果外婆已經陷入昏迷或無意識狀態,可能就需要醫師與家人們有個共同討論的時間,決定是否簽訂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。也許不久後,外婆生命就要劃下圓滿的句點,但人生必定伴隨生老病死的歷程,換個角度想,也祝福外婆能獲得另外一個階段的重生。

人工生殖科技包含人工受孕、試管嬰兒、代理孕母和複製技術等。你所提出的「人工受孕」與「試管嬰兒」是常被混淆的兩種生育方式,前者指的是體內受精,經由人工方法讓更多精蟲進入子宮內,按自然方式精卵結合受孕,後者則是體外受精,精卵在體外結合後再植入回子宮內。

隨著時代的變遷,不論男女都會因為不正常的生活習慣和承受過多的生活壓力,導致生理機能失調,受孕或生殖能力下降,因此有些女性會藉由服用或注射排卵藥提高受孕機會。尋求人工助孕的比例,近年來持續在成長中,這些想尋求人工受孕的族群除了夫妻檔外,還有同居男女、單親媽媽、單身熟女等,其中不乏像你一樣抱持不婚主義,卻想生個小孩來作伴的藝人,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人工受孕喔 ! 除了個人的意願外,也需考量法律的規定,各國對人工生殖患者的身分條件限定,並不相同,接受同居人士者佔了五成,限為夫妻者佔二成,不設限甚至接納單身女郎、同性戀生育權的比例有三成。台灣正好落在最高道德標準的那一塊,根據我國「人工生殖法」,只有合法的不孕夫妻才能以人工受孕的方式產下寶寶。

我相信,擁有一個寶寶是很多人的夢想,傳統的社會價值觀也都認為有個孩子一個家庭才算圓滿,人工受孕帶來許多正面價值,但無論對於合法夫妻或不婚族,也都會帶來一些倫理衝擊,像是對自然法則的挑戰、對血統倫理造成的影響,以及我們對於生命價值的思考等。舉例來說,我們可以因為自己希望有小孩作伴,就幫孩子決定了他的出生,注定要被貼上「父不詳」的標籤嗎?,這是正在求學階段的你,可以先自我反思的議題,當然,如果以後真的很想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寶寶,在未來除了踏入婚姻與至國外尋求醫療協助外,領養也是方法之一,不過台灣法令的規定,領養者必須大於被領養者二十歲以上,有許多機構也會對單身者領養孩童有所限制,這都是未來我們可以再深思熟慮的決定喔!

忍受病痛的折磨,一路堅持為自己的生命奮鬥到現在,你面對生命強韌 的毅力令人感動,更可貴的是,還能感受到你對弟弟的感謝、愛與不捨。

世界上跟你一樣接受「救命寶寶」幫助的人其實不少,許多生下具先天疾病孩童的父母,因救兒心切,會選擇人工配對生殖,篩選健康基因生下另外一個孩子,來保住自己最愛的家人,最引人關切的即是「生命權由誰作主」的倫理問題,也確實很可能影響父母子女間的關係,在一個家庭中,父母的確不免會將心力投注於比較需要幫助的孩子,我相信爸媽也許對你們的愛都一樣多,卻可能花了許多時間照料你的身體狀況,而無意的忽略了弟弟。

因此,你會覺得對弟弟有所虧欠是很正常的,但能夠救自己的親人,也許弟弟早就能夠體諒父母的決定,我想這是無須太過自責的。反倒我們就可以想想看,那自己可以為弟弟做些什麼呢?你可以對弟弟好一點,像是節日時送上小卡片和禮物,平時多關心弟弟在學校和家中的生活狀況,弟弟有需要的時候主動幫助他;更可以利用與父母獨處的時間,向父母表達你的感謝,也提醒他們弟弟可能有被忽略的感受,比同齡的孩子需要更多的愛心,偶爾也可以主動促成家族出遊,增加家庭成員間的連結。此外,將弟弟的付出銘記在心,弟弟可能有很多時候必須為了你進醫院,不妨對弟弟說出自己的愛和感謝,某部分來說,你們也算是生命共同體,不是嗎?!

最後,多關注弟弟本身的感受,若是繁複的手術可能為弟弟帶來極大的痛苦,那就必須由你和父母來和弟弟溝通他的自願性,務必尊重弟弟的身體自主權。有你的貼心關懷,相信你與弟弟的關係一定會更緊密的連結!

擁有一個孩子,如果在經濟許可且父母雙方都有能力撫養的狀態下,應當 是件令人再喜悅不過的事,可惜的是,我們常常不是面對這樣的事實,我想當 初選擇拿掉這個孩子,你的內心一定也是充滿了掙扎與不捨,墮胎過程也忍受 了身體上很大的痛苦吧!

其實墮胎在今日仍是一個爭議很多的問題,有人以為胎兒在未誕生前不能 算是「人」,所以墮胎無罪,但多數宗教人士都抱持著生命形成便應受尊重、保護,而不應以個人人為的力量去傷害的看法,而將墮胎視為罪行,實際上,姑且不論墮胎是否有罪,許多女子在墮胎後生理、心理受到很多創傷,都讓墮胎成為生命中一個不可抹滅的疤痕。

墮胎後的你可能會與大多數墮胎後的女性有類似的感受:「好像一直有個陰影跟著妳,無法忘記自己做過這件事。」,似乎感覺自己被嬰靈跟隨,關於墮胎後是否有嬰靈的存在,各宗教的定義不一,古時道教將嬰靈稱為胎魂,認為嬰靈失去肉體後,會置留人間,多會以儀式超渡;而佛教則認為墮胎只是殺了胎兒的生命,而不能滅除其投胎的因緣,所以多半胎兒之靈魂,在被墮胎後只好等待下次的投胎因緣,並非像人們所想像的糾纏不清。而其實墮胎後真正無法從內心被掃除的,多半是良心的譴責所產生的心虛、恐懼和害怕,倘若你真的相信有嬰靈的存在,那麼我想你可以用平靜、謙卑的心來祝福他,希望他能夠早日投胎,千萬不要對他抱持害怕、恐懼或怨恨等等的心態,畢竟面對這樣的事,大家都是不願意的,我相信無緣的這個小生命或許也是能夠體諒的。

最後,更重要的是必須好好的照顧你自己,並且學習負責、自愛與自我保護,正因還沒有做好當媽媽的準備,所以必須更謹慎的重新思考自己親密關係的經營,作好避孕的防護措施,不要再發生一樣的事,並且用更正向的態度去過生活,愛惜自己才是對待生命最好的方法喔!

「基因改造」指的是去挑選特定基因來改變生物體之基因組成與表現,目前廣泛應用於農作物的改良,像是讓乾扁的玉米只生長主幹,成為肥碩的玉米,不過,基因改造用在植物身上,通常都能夠順利生長,用在動物身上,就是十分具有危險性了,你所提到的複製人,就是基因改造工程應用於動物與人類的其中一種。

不知道你曾否想過,擁有一隻不會掉毛和過敏的可愛貓咪,或者長得很像你的狗狗,那可能是件令你開心的事,可是對動物而言,也許並不符合他們的生存需求;同樣地,若是可以選擇基因來影響性別、智力、專長、興趣和長相,你能想像世界上會很多長得像蔡依林、羅志祥的人們,從事類似的工作,那會是怎麼樣的場景嗎?這就是基因改造與複製人產生最多的倫理議題,你不妨可以思考看看:

  • 1. 侵犯人的尊嚴與獨特性: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一面,也會肯定自己某部分的價值,複製人恐淪將人物化,剝奪人性。
  • 2. 違反自然:複製人並非經由正常的生育過程,而算是製造的生命。
  • 3. 破壞家庭的完整性:女性也可以無性生殖,複製的小孩與母親只是有年齡差距的再製,考驗了傳統親職間的關係。
  • 4. 減少基因多元性:人類生存仰賴基因的多元性,基因相同時很可能摧毀我們的適應能力,減少對環境和疾病抵抗力。
  • 5. 科學的不確定性:研究複製的過程中,勢必犧牲很多胚胎,或造成夭折,對生命並不夠尊重。

其實基因改造科技的發展,對於農作物改良、疾病的預防和治療都有很多正面的效益,像是器官捐贈,幹細胞培育等等,但當其擴大至生物演化時,倫理的隱憂便成為衝擊,身為青少年的我們,可以從檢視這些生命科學的研究中,評估正負損益外,也思考如何擔負起自己生命的責任。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